• <nav id="y4k4k"></nav>
    <menu id="y4k4k"></menu><menu id="y4k4k"><strong id="y4k4k"></strong></menu>
  • <dd id="y4k4k"><nav id="y4k4k"></nav></dd>
    上海教育后勤慈善工作站
     

            提起壽星,很多中國人會想起傳說中的彭祖,他生于夏卒于商、享年800高齡的神話,寄托了人們對健康長壽的千年夢想。近來,“人均預期壽命提高1歲”的話題,引起國人熱議。“十二五”規劃綱要首次將其列為一個預期性指標,提出到“十二五”末,人均預期壽命由“十一五”的73.5歲增至74.5歲。

      人均預期壽命是怎么預測的?我國人均預期壽命高不高?如何提高人均預期壽命?從今天起,本版推出“解讀人均預期壽命”系列報道,研析概念,闡釋現狀,求解良策,敬請關注。——編 者

      1.人均預期壽命反映的是當前的死亡水平,雖然叫預期壽命,卻不代表一個人群真正能活多少歲

      “對酒當歌,人生幾何?”曹操的千古慨嘆,引發人們對生命長度的探問:人究竟能活多久?

      “有確鑿文件證明的史上最老壽星,享年122歲又164天。”中國人口與發展研究中心主任姜衛平介紹,“這位生于1875年2月21日的法國女性,名叫詹妮·路易·卡門。”

      “長壽老人的冠軍紀錄,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其生活質量的水平。” 姜衛平表示,千百年來,健康長壽一直是人們追求的幸福指標。但是,由于受經濟社會條件、衛生醫療水平限制,不同時期、不同社會的人群壽命大相徑庭;由于體質、遺傳、生活方式等個體差異,每個人的生命長短也相差懸殊。

      那么,在一定經濟社會條件下,全體人口的生命長短如何考量呢?

      “最常用的指標是人口平均預期壽命。” 中國人民大學社會與人口學院院長翟振武說,人均預期壽命簡言之,就是假定有一批人,從0歲開始,按照目前各年齡段死亡率逐年走過,隊伍逐漸縮小,直到最后一人終老。統計這批人平均的死亡年齡,就是預期壽命。

      翟振武進一步解釋,從理論上講,人均預期壽命要考察同一批人實際的生命過程。就是說今年出生的一批人,今年會死多少,明年、后年會死多少,假定到100年,這批人全部死亡,他們的平均壽命,就是人均預期壽命。但是這種統計方法是不現實的,因為要統計這批人的預期壽命恐怕要等到一個世紀以后了。

      人口學上所稱的人均預期壽命,指的是現時預期壽命。什么是“現時”?就是按照當前(如今年)的死亡率預測。比如說,今年出生的這批人,到明年是1歲。1歲的死亡率跟明年的醫療條件等有關,而明年的情況是未知的。于是,就按照今年1歲人的死亡概率,統計這批人1歲時的死亡數量。他們活到2歲時,按照今年2歲的死亡概率,統計其死亡人數。依此類推,逐年走下去,直至這批人全部死亡,計算他們平均死亡年齡。

      “人均預期壽命反映的是當前的死亡水平,它雖然叫預期壽命,卻不代表這群人真正能活多少歲。”翟振武強調,“因為,它是以當下死亡率為基礎計算的,實際上,死亡率是不斷變化的。例如現在出生的這批人預期能活74歲,多少年后,醫療水平上去了,也許能活到100歲。”

      2.人均預期壽命是衡量一個國家或地區現階段經濟社會發展水平和醫療衛生服務水平的綜合指標

      “人均預期壽命是用死亡率算出來的,因此,影響其高低的因素就是死亡率。”北京大學人口研究所教授喬曉春認為,實現“人均預期壽命提高一歲”的目標,就要降低死亡水平。

      翟振武認為,除去遺傳因素,影響死亡率的首要原因是社會穩定,如果處在長年戰亂或者社會動蕩的陰影下,生活乃至生命缺乏保障,即便有保障,心情也難以好起來。其次,是經濟社會發展和醫療衛生服務水平。

      從醫療衛生服務水平來看,包括兩方面內容。一是醫療技術水平,如以前得了天花,沒有治療技術,導致成千上萬人死亡。二是醫療保障水平??床∈且ㄥX的,如果醫保制度不健全,保障水平低下,得了大病也看不起,自然會抬高死亡率。

      從經濟社會發展角度講,通常情況下,發展程度越高,如收入水平、城市化程度、受教育程度越高,死亡率就越低。如果經濟發展水平低,物質保障比較差,大眾營養不良甚至處于饑餓狀態,就容易死亡,許多非洲國家的預期壽命較短便是明證。另外,調查顯示,受教育程度高的人,對健康知識的掌握相對多,保健意識比較強,健康程度比較好。

      但是,當經濟社會發展到一定程度后,人的行為及社會環境對死亡率的決定作用可能更大。廣西壯族自治區巴馬縣雖然經濟落后,但由于自然環境宜人,當地人保持著優良的文化傳統,如家庭和睦、鄰里關心、尊老愛幼、生活有規律、保持豁達平靜的心態,因而出現較多的百歲老人。

      翟振武指出,過去30多年,我國人口疾病死亡模式已發生了重大變化,急性傳染性、感染性疾病的死亡率及其相對死亡比大幅度下降,慢性非傳染性疾病死亡率及其相對死亡比迅速增加。目前,心腦血管疾病、惡性腫瘤以及糖尿病等慢性疾病患病率呈快速上升趨勢,全國慢性病死亡人數已經占到了因病死亡總數的80%以上,而這些慢性病多由不良生活方式導致的。

      “人均預期壽命是衡量一個國家或地區現階段經濟社會發展水平及醫療衛生服務水平的綜合指標。” 翟振武說,這個指標是聯合國千年發展目標的重要內容,我國首次將其列為五年規劃綱要指標之一,意味著走進全面改善民生的新階段。

      3.單純壽命的增加而非生命質量的提高,是沒有價值的,健康壽命比壽命更重要

      人均預期壽命指標反映了不同國籍、不同地區和不同人群經濟社會發展水平的差異。

      姜衛平介紹,在漫長的人類社會發展史中,世界各地人均預期壽命長期保持一種大體均衡的狀態,只是進入近現代以來,隨著經濟社會發展速度快慢的差別,富國壽長、窮國命短的趨勢才越來越明顯,長短“兩極”差距越拉越大。目前,人均預期壽命最長的國家是日本和圣馬力諾,平均預期壽命為83歲,平均壽命最短的國家是阿富汗和津巴布韋,只有42歲。

      “新中國成立以前國人的平均預期壽命只有35歲,而今已增長一倍多。”姜衛平說,根據聯合國5月3日公布的《世界人口展望2010修訂版》數據,在世界198個國家或地區中,2005—2010年,中國平均預期壽命為72.71歲,位居95位,高出世界平均預期壽命(67.88歲)4.83歲,低于發達國家(76.94歲)4.23歲。

      按照中國的數據,2010年平均預期壽命73.5歲,“十二五”末提高到74.5歲,相當于世界2040年、日本1970年、美國1980年的水平。此外,我國人均預期壽命的地域差別非常大,如上海、北京的人均預期壽命均逾80歲,已經超過發達國家水平。但是,西部邊遠山區情況卻不容樂觀。

      “測量人均預期壽命的目的不是單純追求高壽,而是關注生活質量,尤其是老年人的健康水平。”喬曉春介紹,隨著人口迅速老齡化,以及平均預期壽命的迅速提高,人們開始發現反映死亡水平的指標并不能完全反映人們的健康狀況,也不能充分反映人們的生命質量狀況,原因是很多國家都出現了在平均預期壽命提高的同時,人們的不健康期也同時在延長,即出現了人口健康狀況在下降的情況。而且,人活得越長,不健康的人往往也會越多。此時人們開始認識到:健康可以導致長壽,但長壽不一定就健康。

      “活得長不一定活得健康,健康壽命比壽命更重要。” 喬曉春說,1997年,世界衛生組織不再單純用人均預期壽命指標,而開始用健康壽命指標反映各國人口的健康狀況。目的是提高人口的健康壽命,縮小國家或各組織間人口健康壽命的差距。

      喬曉春認為,作為世界第一人口大國,也是本世紀上半葉人口老齡化速度最快、人口健康壓力最大的發展中國家,中國應該推廣“不僅要活得長,更要活得健康”的理念,更加關注健康壽命。

      “現在,我們在研究一項提高老年人健康水平的課題,在美國叫壓縮法。”姜衛平說,如今,老年人的壽命雖然延長了,但是生活質量不高。很多人到了60至70歲就得了老年病,如老年癡呆、智障、行走困難。比如說他能活到90歲,但60歲以后就不健康了。“壓縮法”就是要延長他生命中的健康期,縮短不健康時段。
     

    上篇
    每天吃瓣糖蒜可降脂
    下篇
    講述幾個針對老年人的騙術故事
    亚洲日本va午夜中文字幕久久
  • <nav id="y4k4k"></nav>
    <menu id="y4k4k"></menu><menu id="y4k4k"><strong id="y4k4k"></strong></menu>
  • <dd id="y4k4k"><nav id="y4k4k"></nav></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