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y4k4k"></nav>
    <menu id="y4k4k"></menu><menu id="y4k4k"><strong id="y4k4k"></strong></menu>
  • <dd id="y4k4k"><nav id="y4k4k"></nav></dd>
    上海教育后勤慈善工作站
     

         “都說養兒能防老,可兒山高水遠他鄉留”,一句心酸的歌詞道出對養老問題的擔憂。

      有人說, “21世紀是老人的世紀”,中國尤是。日前,全國老齡委辦公室副主任吳玉韶指出,中國正開始進入人口老齡化快速發展期,老年人口由年均增加311萬人,發展到年均增加800萬人。

      根據國家人口計生委的數據,2007年,中國65歲以上老年人口,已達1.04億,到本世紀40年代,將達到峰值3.2億。屆時,平均每5個人中就有1個65歲以上的老人。

      專家預測,中國人口紅利期將在2033年關閉。之后,社會總撫養比迅速上升,在本世紀后50年,達到80%以上,意即每10個勞動年齡人口至少撫養8個人?,F在,距離這個窗口期,只有24年。

      面對“銀發浪潮”的沖擊,“未富先老”的中國顯然準備不夠——傳統家庭養老功能日漸式微而社會化養老服務供給匱乏。

      如何應對迫在眉睫的老齡化挑戰,如何抓緊時機構建符合中國國情的養老服務模式,是一個亟待解決的命題。

     ?、?

      養老新模式——

      住在家里,社區等機構提供服務

      初秋的北京,天高云淡。北京西城區月壇街道西便門社區服務站里,廣電總局機關食堂的送餐員運來12份剛出鍋的午飯:熘肉片、時蔬炒雞蛋、涼拌豆腐絲,熱騰騰的發糕和米飯。70多歲的王大媽與另外兩位老人在餐桌旁坐下,李大爺等人則取走盒飯,回家用餐。“10元錢能吃上熱乎飯,比在家湊合強多了!”

      “月壇街道有2450戶‘空巢’家庭,‘吃飯難’是他們的普遍問題。今年6月,我們與轄區內的廣電總局機關食堂簽約,推出送餐服務。”該街道社區服務中心副主任羅代紅對記者說,“2005年以來,我們已簽約21家服務商,為老人提供理發、洗澡、修車、修腳等上門服務,收費比市場便宜。”

      “讓老人住在自己家里,由社區有關服務機構和人員提供上門服務或托老服務”,中國人民大學社會保障研究所副所長王虎峰介紹,這種養老服務模式是一種世界趨勢,也是我國養老服務的發展方向。

      “老年人要有‘三老’——老友、老窩(住房)、老底(存款)。”退休在家的郭女士對記者說,“如今,孩子們都忙,我們老年人要有自己的生活。身體能自理時,當然在家養老,既自由又經濟。”全國老齡委一項關于城市老年人居住方式的調查顯示,90%的老年人愿意居家自我照料??紤]經濟等因素,老年人多數不請保姆,一些“空巢”或喪偶老人急需社區等服務機構的關照。

      王虎峰說,過去,發達國家解決養老問題的主要手段是建立養老院,后來發現,集體養老無法滿足老年人的情感慰藉和精神需求。上世紀80年代以來,國際上推行“就地養老”,把老年人在家居住與社會提供服務結合起來。2000年,我國開始居家養老服務試點,目前,大部分大中城市已不同程度地開展該項工作。

     ?、?

      服務供需脫節——

      市場認同度不高,專業隊伍稀缺

      經過幾年探索,我國居家養老服務工作取得一些成績,但相對于社會期待,落差較大。

      調查顯示,目前城市居家養老服務需求總的滿足率只有15.9%,其中家政服務滿足率為22.61%,護理服務滿足率為8.3%。

      哪些因素影響居家養老服務做大做強?

      中國人民大學社會與人口學院教授翟振武認為,我國民眾對居家養老概念有誤讀。與傳統家庭養老不同,居家養老是家庭、社會、政府多方責任共擔的一種新機制,既包括政府購買服務,也包括老年人自己購買服務。

      如今,社會上宣傳最多的是政府購買服務,給人們造成“居家養老服務就是政府為城市自理有困難的老人購買服務”的印象。由此帶來的“家庭照料期望移植政府”,既加重政府負擔,也影響該制度可持續發展。

      由于認識不到位,居家養老目前還未被老年人廣泛認同,市場需求不足,缺乏規模效應。服務商對老年人需求認識不夠,提供的服務產品不夠細化,供需存在脫節現象?,F有的一些具有市場運作雛形的服務項目,布局過于零散,輻射范圍大多囿于一兩個社區,服務的老年人多則百人、少則十數人,經濟上缺乏規模效益,一來導致服務價格較高,老年人承受不起,無法擴大市場范圍;二是收入不足以彌補成本,虧損經營,難以長久發展。

      缺乏專業化服務隊伍也是一個軟肋。目前我國對居家養老服務沒有明確的職業定位,居家養老服務員多被等同于普通的家政服務員,社會地位和物質待遇較低。不僅難以吸引專業護理人員,大中城市的本地人也不愿從事該工作,外來務工人員又存在語言不通和生活習慣差異較大等問題,服務人員少、素質不高、隊伍不穩定,影響了服務質量。

     ?、?

      養老院冷熱不均——

      城區“吃”不了,郊區“吃”不飽

      “這里有投脾氣、聊得來的老伙伴,有人給做飯,生活也規律。我媽現在已不愿回家,房子都出租了。”在北京瀾馨養老院,探望母親的吳女士對記者說。兩年前,吳女士的父親乘鶴西去,70多歲的老母苦于“出門一把鎖,進門一盞燈”的日子,又不愿到兒女家添麻煩,于是住進養老院。

      隨著年齡、健康等狀況變化,人們在哪兒養老的選擇也會改變。根據中國老年科研中心調查,目前全國城市老年人空巢家庭(包括獨居)比例已達49.7%,其中,1/6老人因生活不能自理或因孤單而愿去養老院。

      然而,目前能接納老年人的養老機構和設施非常有限,全國共有各類老年社會福利機構3.8萬個,養老床位120.5萬張,平均每千名老人占有床位僅有8.6張,與發達國家50—70張的水平相去甚遠。

      今年97歲高齡、家住北京朝陽區水碓子的趙根老人臥床多年,女兒跑遍附近的敬老院,“一床難求”。據統計,北京、上海等城區的養老院普遍入住困難,床位缺口非常大,排隊等待少則三五月,多則一兩年。而郊區養老院卻“吃不飽”,床位空置率多達四成。

      “家門口的敬老院沒床位,我媽就去了郊區。但那里沒有醫務室,而且要想看病報銷,就得回市區的定點醫院。”為免奔波之苦,吳女士給母親換到現在這家離市區半小時車程的養老院,“它有醫務室,去市里看病也方便。”

      城區養老院“吃不了”,郊區養老院“吃不飽”,北京市民政局福利處副處長魏小彪分析,一個重要原因是養老機構布局與群眾需求不匹配。北京市郊區有170多家養老院,但有入住需求的老人多集中在城區。老人們不愿去交通不便、醫療配套設施相對薄弱的郊區養老。市中心不少養老機構條件并不好,但因方便家人探望、就醫便利,受到歡迎。

     ?、?

      養老資金匱乏——

      制度性安排不足,消費理念陳舊

      “居家養老為主,機構供養為輔”是我國養老保障服務發展方向。如何解決二者面臨的發展難題?

      “舅舅住在養老院里很寂寞,每次我去看他,他都流淚。”王先生的舅舅單身一生,晚年孤寂。“目前,養老機構的集體贍養在生活照料方面是有效的,但在精神慰藉方面存在不足,這是多數人不愿意選擇機構養老的主要原因。” 魏小彪說,養老服務機構下一步發展需要提高服務質量,完善服務功能,加強心理慰藉、醫療保健、休閑康復、臨終關懷等服務。隨著越來越多老年人經濟收入穩定,“銀發經濟”將帶來商機,養老機構服務功能越好越全的,入住率越高。

      “養老院的醫務室是不是醫保定點機構,也是影響人們選擇機構養老的因素。”魏小彪說,目前北京市醫療保險定點單位的養老機構不到10家,有關部門應加快養老機構進入醫保定點單位的進程。

      王虎峰認為,居家養老金來源除了老年人子女的投入和老年人財產性收入,應該主要依靠制度性安排,包括養老保障制度、醫療保障制度、長期護理保險制度(為慢性病老年人護理費用買單)、以房養老制度等。目前我國后兩項制度基本空白,老年人的護理支出無從匹配,亟待建立配套制度。

      此外,隨著老年福利制度從傳統的救助型向普惠型轉變,政府在財政能力不足的現狀下,應提倡“花錢買服務”的消費理念,逐漸加深民眾對居家養老服務的認同感,逐漸改變老年人消費觀念和消費行為,將老年人的有效需求與服務商的引導性消費結合起來,推動居家養老需求形成一定規模的市場,加快居家養老服務市場化、專業化的步伐。 

     

    上篇
    食補順口溜--東華大學朱彬華教授推薦
    下篇
    中科院院士陳可冀--老年學研究與展望
    亚洲日本va午夜中文字幕久久
  • <nav id="y4k4k"></nav>
    <menu id="y4k4k"></menu><menu id="y4k4k"><strong id="y4k4k"></strong></menu>
  • <dd id="y4k4k"><nav id="y4k4k"></nav></dd>